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嬿郅

那年,雪倾城……

 
 
 

日志

 
 
关于我

嬿郅,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诗刊子曰诗社会员,现任所在市诗词学会副主席、区作协副主席、市诗词杂志执行主编……作品散见《中华诗词》、《诗刊》、《星星诗词》、《岷峨诗稿》、《诗词四川》、《当代诗词》、《中华辞赋》、《诗词百家》、《香港诗词》、《剑南文学》、《诗词家》、《中华女子诗词》、《百年诗词精选》《中国女性·海外版》等诗词类专业杂志。先后出版《嬿郅诗文》,《嬿郅诗词》两部个人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嬿郅原创】沧州行  

2010-10-11 21:28:33|  分类: 嬿郅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次沧州

【嬿郅原创】沧州行

文/嬿郅 

题记:人类是这个世界上永生的流浪者,我们一生不可能固守在同一个地方,崇尚自由的灵魂也不可能停驻我们思想漫游的脚步。当我们的母亲将我们娩出母体后,从我们拥有了自己思维的那一天开始,我们就踏上了寻找回归自己生命本源的旅途。                 

知道沧州源于以前看的一部部小说,那儿的人在书中都被神话了。好像是每一个人都是身手不凡的武林高手,貌似个个都能飞檐走壁;当然还有将犯了罪的人“发配沧州”的桥段。这一切都给沧州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而吴桥在我的心里当然就更是高深莫测了。

当我的脚终于踏上沧州这块神秘的土地后,与久候多时的朋友们会合后,天色已经很晚了。此时的沧州城夜色清幽而迷人,点点闪烁的灯光与漫天的星子交相辉映在这片古老而宁静的天空。

在沧州日报社的好友为我们接风洗尘后,大夥儿就去第八届国际武术节形象代言人决赛晚会现场。晚会现场真是佳丽如云,每一位进入决赛的女孩的才艺与美丽都让人叹为观止,最后的冠军桂冠被来自河北沧州的美女MM陈娅收入囊中。

第二天我们去了狮城公园,因为举办国际武术节的缘故,许许多多的工人正在忙着搭台。公园四周种着高大的银杏树,设施舒适而环境恬静,这让我一下觉得原来认为沧州的环境恶劣的认识真的是一种偏颇,就看这自然天成一样的生态环境,怎么再可以说沧州是一个不环保的城市。

下午我们去沧州美术馆观看张荣庆师生六人书画展,美术馆内那一幅幅精美的字画让人流连忘返。其间热情美丽的七夕姐姐和小帅哥长夕不停地在每一幅字画前按下手中相机的快门。最好玩的是七夕姐姐,因为才学摄影不久,她特别的痴迷与摄影,我和鸿姐姐还给她做了一阵子的专职模特儿。后来听小帅哥长夕介绍,里面的花瓶都是珍稀古董,最少的也价值七八十万,想起不久前为了拍摄的需要,七夕姐姐把那些个花瓶随意地东挪西挪的摆放,如果一不小心打碎了的话,一念至此我们都流汗了。

5号一大早,我们一行人乘车来到了著名的吴桥杂技大世界。吴桥是一快很特殊的土地,说他特殊是因为他杂技文化的特殊性。在吴桥有这样的一句话“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吴桥耍杂技,人人有一手”。说实话,当我才听到这句话时,颇不以为然,觉得这可能是沧州同伴吹大牛吧。

然而当我们在吴桥杂技大世界观看杂技表演的时候,爱哭的我竟然莫名其妙的流下了眼泪。那是我看到舞台上那个小小的身影时,突然想到“如果在以前,他们真的是游走江湖卖艺杂耍的孩子,这将是多么的残酷”。不满6岁的孩子在舞台上表演着惊险的杂技,我的心就那么提在嗓子眼上。在普通人的家里,这样的孩子还在父母怀里撒娇,而他们却像个小大人一样在舞台上表演,就那么十来分钟的演出,不知道他们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天桥把式”也是一个特别精彩的节目,在那儿表演的先是两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和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首先出场的老人腆着一个大肚子,他满脸的络腮胡子,想必年轻时候一定是一个孔武有力的彪形大汉吧。他为大家表演了硬气功,当看到他拿锋利的菜刀在肚子与脖子上用力砍下时,我吓得闭上了眼睛。接下来他们又表演了吞铁蛋、吞剑、爬刀山……

接着我们又观看了马术表演、天桥把式、鬼手……等等,我还和鸿姐姐一起骑了一回马,遗憾的是我没能体会到纵马驰骋的快感,只是让马术师父牵着马绕了跑马场一圈。午饭时分,吴桥市文联的张彦广主席匆匆来到了杂技大世界,这是一个儒雅帅气的中年男人。从他的言谈举止中看得出他是一个家乡观念极强的文人,那一股浓郁的化不开的乡土情结,给他平添了几分淡定从容的气质。

参观完吴桥杂技大世界,回想起他/她们精彩的表演,我不由得感慨万千。以前的他们为生活所迫,四海为家,跑江湖卖艺为生。其间有多少的辛酸与苦楚,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而现在他们都是艺术家,以前赖以生存的技艺变成了举世瞩目的文化遗产。俗话说:世界杂技看中国,中国杂技看吴桥。随着车子驶离吴桥,眼见吴桥离我们越来越远,我在心底默默地祝愿吴桥的杂技越来越精彩,吴桥杂技人的日子越过越甜蜜!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历代沧州人喝着京杭大运河的水长大,他们的血管里流淌的也是像水那样既粗犷而又细腻的血。穿越了历史时空的那条曾经耗尽了多少先人血汗的京杭大运河的水,依旧承载着沧州那近千年来的独特的文明。这条流经了六个省市的亘古河水见证了沧州历史的变迁,它流淌了昔日吴桥人四海为家的心酸眼泪;它岂止是一条秀水,它还流淌着古老的沧州人民南北贯通,平衡和谐,共享福祚的大同理想和智慧。这份亘古远不是一条文物遗址河流那么简单,它应该是一种古老的文明,是华夏文明的见证。

终于到了应该说再见的时候了,我不敢回头看与我朝夕相处了几天的姐姐们,我不想让她们看见我脸上的泪珠。如果下次我们还能再相聚,我们姐妹还像这次一下彻夜畅谈好吗?别了,神奇淳朴的沧州。别了,我亲爱的的兄弟姐妹……(修改中)                                

 

感谢伊人边框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