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嬿郅

那年,雪倾城……

 
 
 

日志

 
 

【嬿郅原创】浅谈戏说诗文写作  

2011-01-14 00:06:23|  分类: 嬿郅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嬿郅原创】洗尽芳华,醉爱辛卯(2011) - 嬿郅 - 生命因你的爱而美  

 【嬿郅原创】浅谈戏说诗文写作

文//嬿郅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文字爱好者,喜欢把自己的一些生活中的感悟用各种文体表达出来。我的朋友们戏称我作家,说实话我不敢答应。说到底我充其量不过是文字的拓荒者与守望者,至于说很懂得诗歌更是不敢妄言。

或者有人会说,既然你不懂,那你今天来这儿干嘛来了?倒不是我在这儿假意谦虚,既然不懂可是我仍然还要说,那就谓之为侃好了。好在这侃字本身就带了三分嬉皮相,可以随心顺口而言,也不必担心为自己的这番浅见谬论承担什么亵渎文学艺术的罪名。

(一)诗文的诙谐幽默性

记得我还很小的时候,看过这样一个故事:传说苏小妹是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轼的妹妹,汉族,四川眉州(今四川眉山)人,她从小习读诗文,精通经理,是个有才识的女子。苏小妹长得端庄秀丽,身材不胖不瘦,薄薄的丹唇、圆圆的脸蛋,乌溜溜的大眼睛,再配上高高的额头,突出的双颚,一看就是一副慧黠的样子。她从小就爱与两个哥哥比才斗口比才智。世间流传着好多有关她的故事。

据说一天苏东坡拿妹妹的长相开玩笑,形容妹妹的凸额凹眼是: 未出堂前三五步,额头先到画堂前。几回拭泪深难到,留得汪汪两道泉。而苏小妹则眼睛骨碌碌一转,立刻笑嘻嘻地反唇相讥:一丛哀草出唇间,须发连鬓耳杏然。口角几回无觅处,忽闻毛里有声传。这首诗呢,是苏小妹讥笑哥哥东坡居士不休边幅。那乱糟糟的络腮胡子,就如一丛破败的哀草。我想我们在坐的很多女孩子啊,都不喜欢别人拿自己相貌上的弱点来玩笑对不对?虽然苏轼是苏小妹的哥哥,因为苏小妹额头凸出一些,眼窝凹下一些,这在苏小妹的心里可是特别遗憾的一件事情。但是现在就被苏轼抓出来调侃一顿,苏小妹说苏轼的胡须似乎又还没有抓到痛处,觉得自己没有占到便宜,那心里就很不服气,也很不舒服啊。于是她仔细地端详苏轼的相貌,想要找出自己老哥相貌上的弱点来,好反戈一击啊!你还别说啊,大家平时不太注意的弱点啊,这一下子还真让苏小妹这个有心人给找出来了。原来啊,她发现哥哥额头扁平,了无峥嵘之感,又一幅马脸,长达一尺,两只眼睛距离较远,整个就是五官搭配不合比例,当即喜孜孜地再占一诗: 天平地阔路三千,遥望双眉云汉间。去年一滴相思泪,至今未到耳腮边。苏轼听后略一思索,越想越有趣,不由乐得拍着妹妹的头大笑不已。苏家兄妹戏谚起来,可说百无禁忌,常常是语带双关,任你想象。

其实我说这些无非是想告诉大家:在我们学习古典文学的过程中,并不是那么的枯燥。我们可以不要带着纯粹学习的心态去学习、写作,而是带着游戏、猎奇的心态去接触古典文学。在我们与文字游戏着共同相伴成长的道路上,我们可以真正享受文字给我们带来的乐趣。从而慢慢了解源远流长的五千年华夏文化。

(二)诗文的平等性

在我的众多文友中,文字写得特别好的,并不是都是科班出身的。他们中有大学中文系的博士生导师,也有专业是理工科的博士后;有科班出身的大中型报社的社长或总编,也有小学文化程度的打工仔。在文字的面前,我们每一个人的灵魂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有的只是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对自己内心的剖析,还有文字与灵魂的对话,如此而已!

我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心思细腻而易感。我爱读一切以真情舞荡的文字,也时常把自己心里所思所感忠实地记录下来。许许多多的时候,我们的文学创作很多时候都是以情爱为主题,爱之于有情人来说,是极富于情感色彩的。当然我说的情不单单指儿女私情,而是泛指世间一切美好或者残缺的感情。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会面临诸多的艰难险阻,在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有亲情、友情、爱情等等感情来作为我们战胜一切的原动力。

(三)古典与近现代诗文的区别与联系性

我们现在不说远了,就说大家都知道的近代著名诗人徐志摩吧。他是新月派代表诗人,新月诗社成员。在剑桥两年深受西方教育的熏陶及欧美浪漫主义和唯美派诗人的影响。

徐志摩与诗本来是一无家族渊源,二无个人癖好,可是,在英国康桥大学留学期间,却一反往常,不写则已,一写不止,形成了他诗歌创作的暴发期。这时期他虽然写了那么多诗,但现今散见于一些报刊杂志的也仅有二、三十首,大部分都散失掉了。但从尚能见到的有限的诗篇中,还可以约略窥见徐志摩初期诗作的状况和他的思想印痕。

我们大家一说起徐志摩,就会想起 “人艳如花”的“才女”林徽因,徐志摩与她交往甚密,随后谈起恋爱,并有谈婚论嫁之意。于是,徐志摩在1922年3月向张幼仪提出离婚,认为他们不应该继续没有爱情,没有自由的结婚生活了。自由离婚,止绝苦痛,始兆幸福,这是徐志摩的单纯的理想主义,他在追求着一种理想的人生,他感到生命似乎受到“伟大力量的震撼”,他要发抒,他要歌吟,因此,像《情死》、《月夜听琴》、《青年杂咏》、《清风吹断春朝梦》等表现爱情和人生理想的诗歌,也就构成了他这期诗歌的重要内容。再有,他所以倾向分行的抒写,是他接触了大量的英国文学艺术,拜伦、雪莱、济慈、哈代等的作品令他入迷。他吹着了这股“奇异的风”——欧风,他踏着他们的足迹,沿着他们走过的路前行。他借助诗的形式,把他的思想感情“奇异”地表现了出来。

回国后,徐志摩开始了另一种生活。现实社会的纷扰,扰乱了他内心的平衡,有时还感觉精神上的烦闷和焦躁。于是他将自己的感受和体验诉之笔端,开始了文学创作的生涯。

《志摩的诗》是徐志摩自己编选的第一个诗集,其中收录的大都是1922—— 1924年之间的作品,这个诗集的出版,使他名声大振。在这本诗集中可以约略见出徐志摩在回国初年的生活思想状况,以及他所“泛滥的感情”。大致是:抒发理想和表现爱情的;暴露社会黑暗和表达对劳苦人民的同情的;探讨生活哲理的;以及写景抒情的。徐志摩写诗就十分注意意境,《志摩的诗》中大部诗作,形成他独辟的艺术境界,如《雪花的快乐》,作者把对理想的追求的主观感情与客观的自然景象交融互渗,从而化实景为虚境,创出了一个优美的艺术境界。

此外,他的诗歌具有形象性,可感性,这得力于他的丰富的想象力。他的想象和比喻不仅与众不同,而且,他能把看来比较抽象的事理,化为生动、可感、可见的具体形象,象《毒药》、《白旗》、《婴儿》是三首内含哲理的散文诗,他也使出了艺术想象的本领,依仗这种特别的感受力去描绘事物。

他诗歌中最为脍炙人口的《再别康桥》中“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呵呵,那是多么的潇洒啊,可是谁又能真正做到如许的洒脱呢?或者你会说你能,但是我想我不能做到如此的洒脱,正如志摩在他的《翡冷翠的一夜》中那一句:但愿你为我多放光明,隔着夜,隔着天,通着恋爱的灵犀一点…… 几许不舍,几多牵绊。

文人是特别重情的,有句古话说“情到深处句自工”。当我们心中的情浓到化不开的时候,就需要有一个倾泻口。这时候文字就成了我们最好的知己,我们把心中丝丝缕缕的情意化为涓涓流淌的文字,或以古体格律诗词,或以现代散文诗歌的形式表达出来。

(四)关于辞赋这种文体

我写作喜欢用不同的文体表达不同的思想感情。我个人的意见是:写小儿女心中的情思适宜用古典诗词,其含蓄委婉是现代诗歌与文体所缺乏的,那种小女儿们爱极相思,思极生悲,悲极生怨,怨极生恨、恨极思归的心理可以被古典诗词表达得淋漓尽致。而赞颂心中敬仰的人或者某处名胜古迹时,我偏向于用“辞赋”的形式来表达这种强烈的感情。关于“辞赋”我在这儿也要啰嗦两句。

赋作为一种文体,最早出现于战国后期。宋玉和荀卿都有以赋名篇的作品。到了汉代,司马相如等人的散体赋被称作赋,屈原的《离骚》等作品也被称作赋。这里所说的赋,就是先秦典籍中谈到的赋诗。所谓不歌而诵,就是不配乐歌唱的口头诵读形式。所诵之诗,可以是即兴创作的作品,也可以是《诗经》中现成的诗篇。

这里提到的赋,与诵并称,也是一种朗读方式。至于这种朗读方式的具体情况,今天已难以确考,但至少它和歌唱是不同的。或者说赋为诵读,可有抑扬高下之声调。但荀、屈乃至宋玉等人未必全取瞍赋之声调,只是不歌而诵而已。汉代人就从这一点上,把那些不歌而诵的作品都称作赋。比如《离骚》就被称为《离骚赋》。而同时司马迁又说:“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史记·太史公自序》)这就不难看出,这些作品之所以称作赋与赋诗有关。如果单从语言形式上看,《离骚》等作品和楚歌没有什么区别,但楚歌是唱的,所以称作歌;而《离骚》等作品是用来诵读的,因此称作辞或赋,而从不称作歌。散体大赋更是不能歌唱的,所以也只能称作赋而不称为诗或歌。汉代史书中有皇帝让大臣诵读楚辞或散体赋的记载,可以证明这两类作品在当时都是用来诵读的,因此也就能断定,汉代人用“不歌而诵谓之赋”来解释赋这种文体名是正确的。”

除了上述说法,还有人认为赋的名称源于《诗经》六义之一的赋,其含义是铺陈。这种说法是没有根据的。事实上,赋被当作文体名的时候,关于《诗经》六义的解释还没有出现,而赋,特别是骚体赋中,普遍采用了比兴手法。赋的得名,绝不是由于它的铺陈手法。
  赋在产生之初,有散体和骚体两种基本体式,体式不同,来源也不同。这里先说散体赋。
  最早的散体赋可以追溯到宋玉和荀卿的作品。荀卿的赋采用隐语的形式,宋玉的赋很像战国散文,特别是当时的游士之辞。隐语和战国散文对散体赋的产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隐语产生于民间,后来进入宫廷,主要由俳优说给君王取乐,有时也带有一点讽谏的意味。荀卿的《赋篇》就是直接采用了隐语的形式。但隐语一般都很简短,很难从中直接发展出后世那种铺张扬厉,洋洋洒洒的长篇散体赋。在散体赋的形成中起了决定性作用的,应该说是战国的散文。代表作就是《战国策》,其中往往在人物对话中进行铺陈渲染,带有辩丽横肆的特点。例如苏秦为鼓动齐宣王合纵抗秦,极力渲染齐国的富强,其辞令大量运用比喻和夸张,句式在排比中融入对偶,气势强劲,节奏铿锵,很像汉赋中的描写。又如庄辛为劝说楚襄王居安思危,用晴蛉、黄雀、黄鹄、蔡灵侯之事层层设喻,最后竟使楚襄王颜色变作,身体战粟。文章的结构和辞采都酷似一篇散体赋。战国诸子散文中的人物对话和铺排渲染,有些地方也初具赋的特点。特别是《庄子》中的寓言和重言,采用虚构人物对话的形式展开议论和描写,最后使一方被另一方说服,其形式和语言都具备了散体赋的雏型。

文中通过对话对咸池之乐加以铺陈描写,句子整齐而有韵,具有很强的可诵读性。这样的文字,已经很象散体赋了。《庄子》中这类人物对话还有很多,郭沫若说:“汉代的大赋分明是从这里来的。”

至于骚体赋,它的来源非常清楚,就是以《离骚》为代表的楚辞。屈原的《离骚》和《九章》等作品在汉代都被称作赋,汉初贾谊模仿楚辞而凭吊屈原,名之为《吊屈原赋》。后来还有不少汉代人也采用这种形式写赋。由于这些作品与楚辞有渊源关系,因此被称作骚体。
  总之,赋是一种用于诵读的文学体裁。它有骚体和散体两种基本样式。骚体赋直接由楚辞发展而来。它采用骚体句式,不用主客问答的形式,以抒情为主,因而更接近于诗;它的结尾往往有“乱”、“讯”“歌”等更富于音乐性的部分,显示了它原来的音乐背景。散体赋是由隐语和战国散文演变而成的。它采用主客问答的形式,句式灵活,韵散相间;它以描写为主,也有一些说理性的作品;在段落的开头常用“于是乎”、“尔乃”、“若夫”等标志性的词语,显示出它的散文化的特点;上述特征又决定了它在表现手段和审美方面的特征,如长于铺陈,文辞华美,篇末寄讽等,但这只是其次要特征,不是判断文体的标志。在汉赋的发展过程中,骚体与散体互相渗透融合,表现出丰富多彩的样式。

我在去年网络上举办的纪念周总理诞辰112周年大型网络纪念物活动中,以《沁园春》作为词牌,填了一阕纪念周总理的古体格律词,虽然感觉还是很阳刚的,但是总体上说来有些差强人意,后来陆陆续续运用了现代诗歌、散文等文体也写了一些文字,然而还是不是很满意。在亦师亦友的文友熊楚才教授的提议与鼓励下,我第一次尝试着用“辞赋”这种文体为周总理写下了一篇赋文。说真的,当我花了两天两夜时间写出那样的一篇文赋后,我自己都不太敢相信这是我写出来的。我的文字一般都以温婉凄美为主,而这篇《总理赋》则阳刚大气,有许多的文友戏称这样的文章应该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叔才能写成的,而我的性别与年龄,均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后来我渐渐地又写了《灵泉赋》、《给南楼》等赋文。

(五)关于现代诗歌与古典诗词的意境

而现代诗歌的随心所欲与跳跃性,又是古典格律诗词所没有的。当然经典的现代诗歌不是那些分了行的句子,而是需要同时具备韵律性与丰富的想象力。写东西的时间久了,自己或多或少也就有了点心得。无论对或错,好在这只是我的之言,不敢奢望得到专业大家的认同,与大家共同探讨吧!

我以为,无论新诗还是旧体诗,都是以意境为先的。一首诗的好坏,有无意境基本可以判定了。若无意境,就算这首诗中的语言很有个性,很有思想深度,结构和细节处理的也很好,但这首诗绝对算不上好诗。故而,意境的营造对于一首好诗当是重中之重。
  另外,一首诗中语言的陌生化很重要,也就是所谓的个性化吧。如果你的诗中所用的语言都是别人用滥了、用俗了的意象,那么这首诗就算失败。找出属于自己的语言,自己的就是独一无二的,独一无二的也就是永恒的。另外,在诗歌中应该尽量避免少用比喻,而是让每句话都有其隐喻性存在,让读者在解读的过程中能够品味不同的味道,可以反复咀嚼而不厌倦。
  当然,诗歌是需要深度的,一首浅白易懂的诗歌算不得好诗歌。我所说的深度有思想上的,也有语言上的。关于思想上的深度,无需我来多嘴,我想各位同学心里都明白。至于语言上的深度,说白了,诗歌很大程度上就是一种语言游戏,就是把人们都已经熟悉了的那些词语进行解剖,然后再以自己的方式进行重组。

若是你的诗歌使用的全都是一些大家平日里常说的话,那么这首诗歌存在的意义何在?诗歌是语言的精华,文学中的文学,我们如今使用的很多耳熟能详的词语其实就是从过去的诗歌中演化而来,这样的例子可以列举很多,比如“山重水复”、“柳暗花明”等,在此容我偷个懒,就不再罗嗦了。

我一直坚持性的认为,诗歌中的细节很重要。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有朋友说我的诗歌细节太细腻了,不好。但我不这样看,我觉得,完美的细节是一首诗歌成功的要素之一。用完美的细节来凸显出诗歌中矛盾的存在,意境的幽深,情绪的起伏,从而带动读者的情绪,进入诗歌的核心。若是忽略了细节,使得一首诗歌如同流水账一般,那么这首诗歌读起来该是多么乏味啊!

(六)关于文字的情感色彩

还有的朋友说嬿郅的诗文太过凄婉,其实,从爱开始,经由思念、悲苦、怨恨,回归到爱,这不仅仅是一个人人都必须遵循的恋爱过程,而且也是一个人人必须解析的情感命题。应该说对于所有情感诗语化解析,嬿郅的诗文是有其独到之处和丰富色彩的。这一点大家可以在我最近出版的这一本《嬿郅诗文》中有所感悟,文字本身所带的感情色彩并不重要,那只是作者当时的心情描述,与作者本人的心态无关。

一首好的诗歌,逻辑是需要清晰、简约的,语言要有一定节制的。混乱而复杂的逻辑会使人产生不知所谓之感,就像一座迷宫,使人找不到进入的路口。而没有节制的语言会使人觉得拖沓,觉得废话连篇找不到重点所在。一首好诗是不能把话都说尽的,你要留给读者思考和想象的空间,产生一种回音绕梁,三日不绝的效果。否则,你把话都说尽了,意思都说得如一泓清水,一眼就可以望到底了,那么读者看过后就会觉得也不过尔尔,随手抛弃在案下,再也没有拿起来看的兴趣了。

(七)关于古典格律诗词

有人认为,现代诗歌比古典诗词来得浅显易懂。我估计主要是古典诗词对于格律的要求太过严格,甚至于有些严苛,现代诗歌对于韵律要求的则没有那么严格,但也不是说现代诗歌就是一些口水话。有人说,写诗是戴着镣铐跳舞,这样的说法不误道理。韵律诚然是诗歌镣铐中的镣铐,但那种无法言说的行云流水般的美好是别的文体所不具备的。其实,诗歌的韵律美在现代早已经被打破了,如今更注重的诗歌中的意境美,和语言的特色。

韵律固然会使一首诗读起来有行云流水之感,但同时也限制了诗者的表达。为了押韵而放弃诗人心中真正想表达的东西,这无异于割掉诗人身体上的肉。一首韵律最合乎规矩的诗,若是没有了好的意境和深厚的思想内涵,缺失了作者的灵魂,那么,这首诗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一首顺口溜而已。所以在这个时候我就会选择使用现代诗歌或者散文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

当然,若是能在保持韵律的同时又表达了自己的思想,那么更好,这样的诗歌更容易被大众接受,也更容易传世。但世间事有多少是完美的呢?鱼与熊掌兼得,自古以来就是是难以两全的。在新诗努力想要打破镣铐舞蹈的今天,我们似乎真的不该再抱着那些锈迹斑斑的镣铐不松手了。虽然前人的古体诗已经把韵律的美发挥到了极限,我们谁也不敢自信的说一句,他还能再超越古人,写出比唐诗宋词更优秀的诗篇。但是我们可以欣赏和借鉴古典诗歌中的美,也学习和继承古典文学的精髓。在文字日益趋于白字话、口水话的今天,我们应该努力走出一条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自己的路了,诸位同学以为然否?

在我文字涂鸦的过程中,我不断的学习总结,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在与文字相伴的路途中,我们一直在不断的学习与进步中。学无止境,以自己的真情与灵魂舞荡出的文字,能够打动自己,才能打动别人……

我为草根,说的也是草根的话,对错都不重要,看后认同者点下头,反对者一笑了之可也!

PS:这是嬿郅在某市外事学院文学社的讲稿,赶鸭子上架,汗颜!

 
   
  评论这张
 
阅读(1485)| 评论(1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