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嬿郅

那年,雪倾城……

 
 
 

日志

 
 

原创 潇木石说画  

2011-01-15 02:02:45|  分类: 嬿郅珍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潇木石《原创 潇木石说画》
和大家分享这篇日志,我的看法是:

 
原文地址:原创       原文作者:潇木石

 

 

       这里收集的是我前些年的一些斗方小品!以水墨为主,也是最能表现我精神内核的东西!是我个人的方寸间的灵根之所在!我喜欢凄美!我喜欢在我的作品里表现淡淡的忧伤!安安静静的忧伤!而不是如八大青藤的剑拔弩张的凄凉!文人的品质里有很大一部分是忧郁的!这也应该是文人画的主要内核吧!这才是真实的我!当然我也常常创作一些大的悲壮的山水题材!力求壮美!那该是另一个我了!

 

斗室生涯多浮想

每将茗酒向黄昏

或成小径徘徊客

百年心事与谁闻

 

原创   潇木石说画 - 潇木石 - 木石斋

这幅秋江风雨是我常常表现的题材!我画的是秋雨欲来时飞禽仓猝回巢的样子!当然风雨也就到了!

惊秋风雨乍苍黄

鸥鹭哀鸣过野塘

天地反复人心变

骤起劈雷斩太阳

吾此诗写了两层!读者倒不必做白话读!古语:天变人变!天者道也!道已变!人哪有不变的!所以“天道无常,人心无常!”攻心   审时就看自己的把握了!

原创   潇木石说画 - 潇木石 - 木石斋

这幅画相对安静些!比较中性!中国人的审美是力求含蓄的!也就是中庸了!淡淡的让你去体味!古语:淡中得百味!可惜很多人的口味太重了!最喜腥膻呛辣!不入吾道!

野人无事向山隈

篱杖嘚嘚入云辉

老友不来我自往

不谈禅理说是非

 近日以名士自居者最喜谈禅!禅茶过往!岸然道貌!吾野寺趁食三载!却不知禅!每有知己友到多谈是非!嘿嘿!吾乐此不疲!时有友人棒喝!谓吾俗骨不可去也!哀哉!呵呵!

 

原创   潇木石说画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喜欢水墨!拿起笔我的心就安静了!每一笔写出都很舒服!甚至是呐喊!喊什么呢?大概我太爱我自己吧!

吾家旧居碧溪边

隔水娥皇正妙年

浣衣倩影今何在

惹我相思夜吟寒

幼年故园不远既有小河,对岸人家两姊妹常常洗衣!时其人十二三而已!吾约九岁,十岁许!对其人情态倾慕不已!至今畅想!去年冬回乡!见斯时西施女,今日夜叉婆!其腿粗,其肚腹壮,声如霹雳!果然阳刚!问我多年何在!余唯诺诺而已!哀哉:相见不如不见!见面即成妄想!岁月把美人变成了夜叉婆了!

原创   潇木石说画 - 潇木石 - 木石斋

 我幼年居住过的地方!

 如今亦物是人非了!

原创   潇木石说画 - 潇木石 - 木石斋

 这里是漓江了!漓江边上的一个小镇,清晨的样子!依然有我的对宇宙的   人生的看法!我的世界和别人的世界不同吗?应该是一样吧!

原创   潇木石说画 - 潇木石 - 木石斋

 又一幅      秋江过雨

原创   潇木石说画 - 潇木石 - 木石斋

 青丘如冢向黄昏

野溪隐隐绕秋林

小路近日无人到

黄叶零花伴浮云

原创   潇木石说画 - 潇木石 - 木石斋

 小园风情何处寻

独有三白意最殷

十分才调沈家女

秋风入帷久失魂

“芸”是我最喜欢的古人描写的人物!当然“芸”本来就是生活中真实存在过的人物!一个男人有了“芸”这样的妻子还会有什么遗憾呢!应该对世界,人生之一切一切!都能释怀了吧?!我认为是的!沈复有幸得此红颜!无憾矣!没有“芸”沈复大约不会写《浮生六记》,此书成,两人俱流芳后世了!是啊!任何一个男人失去“芸”都会“使相思寸断柔肠”的!

原创   潇木石说画 - 潇木石 - 木石斋

 这是我的一幅积墨作品!我山水画的导师是吕云所先生!专攻积墨法的!我的大尺寸山水多用积墨法!以求厚重!

原创   潇木石说画 - 潇木石 - 木石斋


这是我童年时的农村的打麦场,麦场不用时就是农田,也种庄稼,和别的土地有些不同的地方就是会有一间小屋,或者两间小屋,这些房子一般会很简陋的,大多是竖立几根柱子支撑起稻草屋顶,用高粱秸秆做墙,涂满草泥,搭一盘土炕。屋后建一个烟筒就成了。看场人会在这里休息,一般的看场人都是农村的老汉。这些劳动了大半生的老汉,经过太多的人生风雨,对岁月已经宠辱不惊了。对一切事物大多采取包容的态度。场屋也就成了农村闲汉半大小子们的乐园。听笑话,偷着烤一些玉米,炒一些新麦,度度荒年。场上没了东西时场屋就会拆了门窗,然后就孤零零的一间看来丑陋的茅草小屋扔在那里,那时那间小屋就成了孩子们捉迷藏的好所在,当然,有时也会有一些男女躲在里边干大人们干的事情,孩子们只好撒一把土解解气了!哦!看场人的小屋,我一直不能忘怀的记忆!

原创   潇木石说画 - 潇木石 - 木石斋


秋风秋雨愁煞人

未展风流已断魂

长路漫漫独仗剑

清霜早过黄叶村

第一句是秋瑾就义时写的一句诗,吾今续之!鲁迅说:秋瑾是被人夸死的!唉!已矣!已矣!

原创   潇木石说画 - 潇木石 - 木石斋

 

 这是我童年故乡记忆的一部分!平原湿地的早春!我想画的是 ————春水寒


原创   潇木石说画 - 潇木石 - 木石斋

草色天光残照里    凭栏谁会登临意?

原创   潇木石说画 - 潇木石 - 木石斋

这是最近的一幅水墨画!我还是喜欢的!笔墨更松散了!也扎实了很多!比较安静的!我喜欢这种生活状态!可惜自己为生计所累!不能江湖居!其实今日何处有江湖!到处在开发!到是学术圈里,妖魔鬼怪皆全!见了太多的骗子!无赖!没办法!学术圈倒成了江湖了!我如今倒真成了沦落江湖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