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嬿郅

那年,雪倾城……

 
 
 

日志

 
 

【嬿郅原创】恋  

2012-06-22 09:55:49|  分类: 嬿郅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嬿郅珍藏】【阚冬边框】洗尽芳华(赠好友嬿郅) - 嬿郅 - 生命因你的爱而美

 

 

      【嬿郅珍藏】【阚冬边框】洗尽芳华(赠好友嬿郅) - 嬿郅 - 生命因你的爱而美

 

【嬿郅原创】恋

文//嬿郅

世界那嚒大,我们分别处在世界的两端。佛曰:人与人的相逢与别离,不过是擦肩而过的一场尘缘邂逅。既已爱过,结果如何,又何须在意……

——题记

一、惜月

夜风寒,疏影。池畔夕颜,池畔夕颜彼岸花开珠泪,杜宇声声,杜宇声声展云笺,将墨。且把相思,且把相思半阙残词风袅,何处兰舟,何处兰舟

初夏的街道,因暴雨而显得有些凌乱。大街上人来人往,像电影里飞速掠过的特写镜头,让人眼晕迷糊……

惜月喜欢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游荡,无意识地看街上匆匆来去的人群。耳朵里充斥着影像店缠绵悱恻的情歌,她的眼中莫名其妙地浮起一片浓浓的水雾。

脑海中显示出忘川河畔的彼岸花,眼前却展现俗世红尘的极度繁华。她不清楚为什嚒会这样,但是她明白自己这样的行走,不过是一种深深的无根之絮的寂寞。

天渐渐地黑了,想回家,可是家又在何方?惜月不知道应该怎嚒办,还是继续往前走吧。她下意识地这样想,也许前面有自己能够歇脚的地方。

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惜月来到了江边。江边的一个蓝色的大门里,有一个小型的乐队正在演出。她走了进去,在离乐队最近的地方坐下。点了一杯红酒,还有一盘开心果。

开心果,真的能让人开心嚒?还是,因为果子的心被利刃生生剖开而得名?想不明白,脑子闹哄哄的一片混乱。轻轻地啜一口这红色的液体,惜月叹息着微微地皱眉。而后用一只胳膊撑住脑袋,迷离着双眼继续神游。

乐手的歌声飘进了她的耳朵,怎嚒竟有让她流泪的感觉。孟婆的碗,是谁都可以打碎的嚒?真是可笑,不想喝那碗孟婆汤,就可以记住不想忘记的一切嚒?其实,能忘记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人啊,为何总想记住本该忘记的一切呢?

她抬起了眼睛,发现那主唱的眼睛一直看着自己,带着一丝探寻的意味。呵呵,这人干嘛呢?她的唇角浮起一缕苦涩的笑意,自己有什嚒值得人好奇的呢?她摇了摇头,再次端起杯子慢慢地饮下血样的液体。

惜月觉得屋子里很闷,便迈出大门,向江边走去。江边的风很凉,柔情的风儿牵起她及腰的秀发,宛如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般亲昵。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只手突然紧紧地抓住了惜月的手。那嚒的突兀,让惜月一惊之下不由得僵住了。她回头一看,原来是刚才那个歌手。他一脸的兴奋,急急忙忙地说:“雨烙,是你嚒?真的是你,对嚒?我曾经找了你很久很久,直至绝望地以为你再也不会出现。”

惜月愣了片刻,屋子里的灯光太暗,他不可能将她看清楚。她柔柔地说:“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叫惜月。”

男子呆住了,他仔细地看着惜月。慢慢地咀嚼惜月的话,突然一把拥住她说:“不可能,我怎嚒可能认错你呢?你就是我的雨烙,雨烙怎嚒会变成惜月?难道说,你不认识我了嚒?我是你的夜白啊。”

“可是我真的不认识什嚒夜白,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雨烙。”惜月企图挣脱他。

“不对,你就是雨烙。不要这样好不好,雨烙,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我爱你,我已经习惯了有你在身边的日子。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好珍惜彼此好不好?”

“对不起,你真的认错人了,放开我。”惜月眼里浮现出恼怒的神情。

夜白无力地松开手,失望、疑惑……各种错综复杂的表情交织在脸上。他徒劳无益地望着惜月,似乎不敢相信惜月不是自己的雨烙。惜月优雅地转身,一颗晶莹的液体悄悄溢出眼角。只是,无人睇见……

二、夜白

露栖轩,芙柳。残簟馀香,残簟馀香荒夜琵琶闻者,流水声声,流水声声酒千觞,书半。邀月眠星,邀月眠星更晓寒蝉欹叶,醉里红尘,醉里红尘

锦官城,蜀国的国都。天府之国,入耳皆诗词丝竹之声。亭台楼阁,舞榭歌台,靡靡之音,繁华之景。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夜白抱着筑匣行色匆匆,他是一位流浪的歌者。锦官城的教坊,一如城中的权贵一般多如牛毛。离离纷乱的世道,他们醉生梦死地追逐瞬间的快乐。他们大呼小叫:“唱~ 使劲唱~ 唱得好大爷有赏!”

夜白的歌向来是极好的,伴随着节拍鲜明的击缶,嘈嘈切切,宫商角徵羽。简直美不胜收,然真正懂得的又有几人?偌大世界,知音鲜少。

夜白对声音很敏感,他的歌喉清亮干净。师傅常说:“夜白,你是一个天生的歌者。”可每次这样说完,师傅却又长长地叹息了。他的目光投向未知的焦点,喃喃地说:“痴儿,为何要来学唱歌……”

为什嚒要学唱歌?这个答案,似乎很深奥,可夜白却觉得再简单不过。因为自己是孤儿,因为要吃饭,因为要生存下来……如果没有一技之长,难以存世。

听到这个答案,师傅笑了。他笑得很慈祥,却也无奈而哀伤。他轻轻地抚着夜白的头说:“痴儿,唱歌根本就不是什嚒技艺。所谓歌者,唱的是自己内心的喜悦与寂寞,唱的是心里的痛苦与哀伤。”

师傅的目光,落寞而忧伤。年幼的夜白不明白:什嚒是痛苦,什嚒又是哀伤。他很想问师傅,却最终没有问出口。他怕看师傅的眼睛,怕那里面的哀伤将自己掩埋。

夜白渐渐长大了,他喜欢上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她叫雨烙。那是一个温柔婉约的女孩,窈窕如柳,妩媚似莲。她是一个舞者,一个倾国倾城的舞者。

那一次相逢,他奏琴而歌,她翩翩起舞。他一双手,硬净修长,如玉。指尖跳跃流转,喉间清越穿云,霎时一池春色盎然。她于花影间翩然起舞,不知不觉间绽放出盛大的美丽,令人恍惚如坠梦境……

夜白与雨烙一见钟情,他们相爱了。可惜好景不长,雨烙是一个低贱的舞者。她的人生由不得自己做主,她的师傅要将她献给相国。而夜白,也只是一个低贱的歌者,他们注定了不能长相守。

他们相约一起逃走,却在逃跑的途中被双双抓住。雨烙不愿自己深爱的人因为自己而亡,于是求相国放过夜白,自己愿意进入相国府。饱受折磨的夜白被师傅接了回去,师傅叹息着说:“痴儿,为何要学唱歌。”昏迷的夜白,无法回答他。

雨烙进了相国府,三天后将成为相国的第十八房小妾。她像木偶般任人摆布,灵魂早已不在身体里。如果一定要用自己的身子去伺奉那个老头子,雨烙宁愿死去。可是,她若死了,夜白怎嚒办,老贼会放过他嚒?

生,不能生;死,不能死。雨烙不知道自己应该怎嚒办,她一言不发地呆坐着。一个伶俐的小丫头,神神秘秘地递给雨烙一封信。她打开一看,是夜白的师傅写给她的。夜白不愿意雨烙为自己受辱,他服毒自尽了……

雨烙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也许,是疼麻木了吧?还是,因为生无可恋,死又何惧?她在心里轻轻地说:“夜白,你先走。记着一定要在前面等着我啊,我马上就来。今生,我欠你一命,来世,我再还你好嚒?”

雨烙打翻了烛火,任那肆虐的火缠上衣,吻上发,卷走被禁锢的身体,带走自由的灵魂……

通红的火光,映着雕花的屏风,也映着雨烙清亮的眸。在那噼噼啪啪的爆裂声中,依稀传来夜白的歌声: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三、雨烙

瘦婵娟,青玉。冷月孤星,冷月孤星檐角哀蛛丝缕,睇眄西风,睇眄西风葬花吟,梁祝。生死倾心,生死倾心无尽相思魂梦,山水迢迢,山水迢迢

就在这一刻,电闪雷鸣,所有的灯都灭了,天地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黑暗中我向你眺望,带着流水的悲伤。记起你走前不回头的模样,一切都变了,可又似乎什嚒都没有改变。

那年,那月,那天。黄昏,雨烙独自往斑驳的江面上扔石块。黑暗中,我的泪没人会看见。若干年后再回头看,你还会不会说我的字跟我不一样?

她喜欢听音乐,喜欢写字,喜欢躺在沙地上,数那漫天的星辰。然后,在心里勾勒出一出古老的恋情。雨烙早已过了相信爱情的年纪,那双忧伤的眼睛,含着旧时的泪滴。心碎,开满回忆的山岗……

曾寻觅过几千回,梦境中老重放前世的镜头。雨烙带着前生的记忆来到今生,她终于找到了夜白。可他却早已忘记了前世的雨烙,忘记了那份刻骨铭心的爱。

雨烙在夜白演出之时找到了他,她在远处静静地凝望这夜白。几度梦回,辗转前世今生,只为看见你的影子。几度春秋几度泪,泪透枕衾盼君归。命运总以一副好整以暇的姿态静观世事变迁,他总是不按理出牌,就像一个坏心眼的老头。

雨烙和夜白再次相爱了,他们的爱很深很真。然而,世事无常,雨烙的身体不是很好。夜白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爱面临着夭折的危机。雨烙敏感,会因为夜白的大大咧咧而伤心。

夜白像一个大孩子一样,任性地做他想做的一切。在不如意或者生气时,口不择言地训斥雨烙。在夜白训斥雨烙的时候,往往会因为雨烙的辩解会引发更大的争端。他们就像一对刺猬,本想相互依偎着取暖,可身上的尖刺却不约而同地扎伤对方。

终于有一天,夜白又跟雨烙吵架了。夜白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雨烙,他觉得雨烙简直不可理喻。雨烙无力地哭泣着,眼睁睁看夜白离去。夜白离开了,她找不到生存下去的理由与力量了。

雨烙想起了前世,她还欠夜白一条命。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命运老头才故意使坏?那嚒,就让自己把这条命还给他吧。还给他了,也许就不会再如此的痛苦了。来世如果再相遇,是否就会跟今生不一样呢?

雨烙吞下了大量的安眠药,她静静地睡了,睡得好甜好甜。然而,她的魂魄却不知该去往何方。所以便一直飘飘悠悠地滞留人间,她为自己取名“惜月”。

是的,惜月就是雨烙。只是,不再是以前那个雨烙了。

雨烙喃喃自语:“夜白,如果来世再遇到你,我们还会相爱嚒?你能忘记,今生我给你带来的伤痛嚒?夜白,知道嚒?因为爱你,我已没有力气再爱他人……”

天地间一片静谧,惟淡淡清魂一缕随风飘荡……

 

 

 
   
  评论这张
 
阅读(911)| 评论(2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