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嬿郅

那年,雪倾城……

 
 
 

日志

 
 
关于我

嬿郅,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诗刊子曰诗社会员,现任所在市诗词学会副主席、区作协副主席、市诗词杂志执行主编……作品散见《中华诗词》、《诗刊》、《星星诗词》、《岷峨诗稿》、《诗词四川》、《当代诗词》、《中华辞赋》、《诗词百家》、《香港诗词》、《剑南文学》、《诗词家》、《中华女子诗词》、《百年诗词精选》《中国女性·海外版》等诗词类专业杂志。先后出版《嬿郅诗文》,《嬿郅诗词》两部个人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嬿郅原创】永恒国度  

2012-07-03 15:34:55|  分类: 嬿郅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嬿郅原创】永恒国度 - 嬿郅 - 生命因你的爱而美

 【嬿郅原创】永恒国度

文//嬿郅

一朝涅槃,浴火重生。永恒国度,沧海桑田。为你永堕轮回,怎料只得一纸烟火灿烂?

——题记 

<叁>

时间如流水一般,始终不慌不忙地前行。永恒国度的夜空仍旧沉郁,只有东方隐隐约约泛出一片淡白。清风拂面,只有几颗星星寂寥地挂在空中。

周遭无比寂静,我独自坐在自制的小舟上。软软地扶着桨,柔声唱着刚刚学会的人类歌谣:

潺潺细雨草含芳,­

惴彷徨,

黯神伤。

弱柳氲殇,

脉脉抚篱墙。

瑟瑟枫叶凝噎对,­

爱无语,

俏梅悄掩香。

夜色中,小舟随着水流缓缓前行。偶尔有缠绵的水草绕住我放入水中的双脚,温柔异常。恍惚间整个永恒国度扬起婉约的歌声,似一场盛大的宴会正华丽地举行。

就在这时,我的背后响起一阵脚步声。原来是觞,这个一直追求我,然而在我面前却一句话也不敢说的胆小鬼。我讨厌他,更讨厌他鬼鬼祟祟地跟着我。

“觞,你来这儿干什嚒?”我生气地喊。

他畏畏缩缩地说:“嬿,你该回家了。太晚了,不安全!”

“不要你管,你真讨厌!”我生气地站起身,不小心掉进了水里。受到惊吓的我,再也不能保持人类的模样,还原成了一只蓝色的雌鸳。

“央,你看见了嚒?这是一只美丽的雌鸯呢。”一个磁性的声音伴随着一阵浅笑传来,有人从树林里走了出来。首先看见的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他有英俊的眉目,挺拔的身材。这,这不是一直出现在我梦中的人嚒?

我傻乎乎地呆在水里,痴痴地看着他。他笑了,那双漆黑如星辰般的眸子看着泡在水里的我,笑成了天边那弯明月。他对身边那只狗狗说:“别闹了,看她都被你吓坏了。”

他把我从水里抱了出来,温柔地为我擦干了羽毛。他的手很大很温暖,温暖了我那颗孤单的心。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在我等了这嚒久之后,等到这样一个完美的他。

他在我的身边躺了下了,那只叫做央的狗狗就卧在他的怀里。它惬意地打着鼾,美美地睡着了。我真羡慕央,可我不能用雌鸯的身份接近他。我不要做他的宠物,我要做他的女人。

我悄悄离开了他,跑进树林变成了人类的模样。当我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央打了一个哈欠看了我一眼。在它眼里,我还是一只雌鸯。

“你好!我是嬿。”我坐在他身边,笑着对他说,我觉得自己的脸好烫。

“呵呵,我叫坧。他叫央,我最好的朋友。”他笑着,笑容一如既往地温暖。一个能把动物当朋友的人类,会愿意把一只雌鸯当成爱人嚒?我知道自己是美丽的,可是毕竟我不是真正的人类,还有我的蓝发蓝眸。在人类的眼中,我是一只鸟,一只不死的爱情鸟……

坧去过很多地方,脑袋里装满了各种奇闻异事。珠穆朗玛的山最高,尼罗河的水最甜。埃及公主的逃婚,刚果森林的松鼠打架。这些都从他的嘴里娓娓道来,逗得我娇笑不已。

“坧,你为什嚒来永恒国度?”我忍不住问。

“来找我的新娘。”他答。

“可是,永恒国度里只有雌鸯,没有人类的新娘。”我不信地摇摇头。

“呵呵,我找的就是雌鸯啊。我告诉你啊,雌鸯是很美丽的。”他认真地跟我说。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真诚,我不由得一阵阵窃喜。

从那以后,我天天跑到小溪边等他。坧也天天来,他还是会跟我聊天,逗我笑。他说我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应该天天快乐地大声笑。他跟我诉说爱情的美好,叫我不要再孤独地等待。

我在心里默默地说:我很快乐,我的等待并不孤独。我知道他一定会来,来给我讲故事,逗我开心地大笑。或许,我曾经错过了那缕温暖的阳光,但我却等来了生命中最璀璨的一颗星星。

“嬿,别去!”是觞。他挡在了我的面前。“他是人类,不值得你去爱。”这是觞第一次在我的面前完整地说完一句话。

“不要你管,你让开!”我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值得与否我自己知道,不用你来提醒。你别再跟着我了,我是不会爱你的。我要去找坧,他在等着我。”

可觞却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就算你讨厌我也无所谓,反正我不要你去见他。你会受伤的,我不想看见你哭泣。”

“不会的,坧只会逗我笑,不会让我哭的。”我很恨地看着觞说。“我爱他,为他受伤害我也心甘情愿,你让开。”

“你爱他,可你知道那个男人爱的就是你嚒?他爱的不是你,不是!”觞大声喊道。“这嚒多年了,你的梦该醒了。他眼中的爱人 你,从来就不是。”

“你胡说!”我想也不想地就给了觞一耳光。“你可以侮辱我,却不能侮辱我的爱情。”我哭着说。

“嬿,你怎嚒跟觞吵架了?”月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耳边响起。我回头一看,是月和坧,他们俩手牵手地站在一起。月快乐地笑着说:“嬿,这是坧。我最爱的小土匪,他抢走了我的心。”

看着坧和月,我的心在刹那间裂成碎片。月的笑那嚒的欢快明亮,像正午的阳光一样刺痛了我的眼睛。“呵呵,我们早认识了。她和你长得很像,除了头发和眸子的颜色。”坧笑着说。他的眼睛一直看着月,没有一秒钟离开过。

我的心好痛,眼里全是月和坧甜蜜幸福的笑。我不知道怎嚒办才好,脑中乱哄哄地只余一个声音:坧是来找雌鸯新娘的,只是新娘不是我……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