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嬿郅

那年,雪倾城……

 
 
 

日志

 
 
关于我

嬿郅,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诗刊子曰诗社会员,现任所在市诗词学会副主席、区作协副主席、市诗词杂志执行主编……作品散见《中华诗词》、《诗刊》、《星星诗词》、《岷峨诗稿》、《诗词四川》、《当代诗词》、《中华辞赋》、《诗词百家》、《香港诗词》、《剑南文学》、《诗词家》、《中华女子诗词》、《百年诗词精选》《中国女性·海外版》等诗词类专业杂志。先后出版《嬿郅诗文》,《嬿郅诗词》两部个人文集。

网易考拉推荐

【嬿郅原创】那日,古镇  

2013-01-23 18:35:16|  分类: 嬿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嬿郅原创】那日,古镇

文//嬿郅  

我是个宅女,不巧养了个比我更宅的儿子。为了培养儿子的开朗性格,我不得不常找机会带儿子四处走走。前段时间,我们娘俩去了风景秀丽的湿地公园和卧龙山。

这个周末,我带上儿子,去了龙凤古镇。传说龙凤古镇是观音菩萨的前身——妙善公主的出生地,对于我来说,也有着一种莫大的吸引力。

龙凤古镇位于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以南,东临涪江,与大白塔村接壤,南临永石桥村,西临张德桥村,北边与天星坝村和张飞梁村接壤,隶属南强镇龙凤村境内,总占地面积约为148.22公顷。依托自在闲适、安逸和谐的自然环境和沉积千年的文化底蕴,龙凤古镇犹如一只振翅的凤凰翱翔于蜀中的天空上。

缓步向前,于古色古香的栈道北行,至幽深的游龙渡。据说这个渡口以前是没有的,是观音菩萨得道之前过河去看父母却苦于无无路可循,一条龙感其孝心化身为桥而成。

我和儿子静静地观赏,沿着小径前行,仿佛在穿越一条神秘的时空大道,我的心在一条充满传奇的河流中遨游。

石板路边,不知哪里传来阵阵优美的乐曲声,细长的柳条在风中悠闲地舞蹈,不时轻拂我们的脸庞。瘦柳千丝,梧桐叶颤,殇画东风蹙眉。紫陌细雨凝,更添几许凄凉愁苦。佛说,一切皆由缘。也许,人生的每一次相逢莫不如此。修百世同舟,修千世同眠,转山转水转佛塔,才求得与心上人的一次倾心相恋。

喜欢古镇的山水,她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婉约知性的女子。这一刻,她仿佛感知了我的欢喜与悲愁。随着前行的脚步,我的思绪在这静谧的天地里,缓缓飘向远方。

挽着儿子的胳膊,走到了月老树下。幽幽古树,苍翠挺拔。瞬间不由感叹:茫茫尘世,有多少痴男怨女无望地追逐着天荒地老的爱情呢?他们拖着倦怠不堪的身体,苦寻自己的影;却发现梦想飘渺而又黯淡,随风一应而散,惟余浅浅忧伤。轻轻地划着心瓣,牵起一缕撕疼。

红尘滚滚,潮起潮落;皎月圆缺,缘起缘灭。蓦然间,沧海桑田。多少痴情男女祈求月老牵线,奈何世事无常,六道轮回里陨落凡间。有多少情侣抱着虽不能在今生一同浪迹天涯,红尘作伴,但至少可以守候着自己内心最爱的态度,享受着在一起的每个美丽的清晨和黄昏。

沿月老树前行的小径,便是古镇有名的情人路,路边的栅栏上挂满了同心锁。栏柱上密密麻麻地写着恋人们爱的誓言:“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古老而坚定的承诺,那是浪漫而美丽的传说。执手,千山万水骤然缩短;执手,恩怨情仇悠然消散;执手泪眼,不忍相看,执手相思,相思难眠。

现代女子的爱情观较之于古代女子,不知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古代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对于自己心上人的了解,也不如现代女子透彻,但她们爱了就是爱了。她们的勇敢痴情让现代女子汗颜,那“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义无反顾,怎能不让人叹服她们爱的纯粹与决绝!现代女子的爱情掺杂了太多太多的理性与客观条件,反而享受不到爱情本身的美好。

缓缓地闭上双眼,借优美的曲调让心慢慢沉静。仿佛看见,那上面的誓言,纷纷幻化做一张张蓝色的信笺。痴情的人儿,以柔情为笔,研爱意为墨,写下心中无限的爱恋与祝福;托风儿将它带到爱人的身边,进驻他/她的心间。在这个美丽的古镇情人路上,曾经、现在、将来,一切的一切都氲进这片充满古色古香的神秘世界里……

在心柔软得快要滴出水的时候,一阵若有若无的幽香唤醒了我的眼睛,睁眼才发现墙角的一株梅花开了。看着这株静静躲在墙角的腊梅,不由自主想起了王安石的《梅花》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

儿子拿着手机在那儿煞有介事地拍照,我便又开始含笑欣赏起美景中的“小小美男”。这优美的景致,这小小美男……呵呵,别有“滋味”呢!

经过一个典雅的亭子,里面有几张石凳石桌。刚刚站定,突然间,一尊古代男子的铜像跃入眼帘。上前静静地观望,任思绪穿过久远的时空。依稀看见一位忧郁的浊世翩翩佳公子,在皓月当空的桃林中徘徊踟躇……想那百年前的纳兰,曾经多么执著而深情地培植着自己纯洁的爱情,到头来却只能任自己孤傲的灵魂被湮没在冰冷的凡尘俗世中,一袭青衫血泪尽染。

我惊喜地小跑上前,仔细打量这个手拿一卷书册的“男子”。“男子”双膝分开,右手自然置于右膝,脑袋向左微侧观书。我左右看看,发现这个地方暂时没有太多游客,便大胆地坐在他的左膝之上,靠在他的臂弯留了张影。心下暗乐,若这铜像活过来了,是否会大声斥责:“男女授受不亲,这样子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此刻,我仿佛成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情不自禁扯一缕情丝做弦,抚一曲相思之歌……

轻柔的风儿,拥着落叶跳起缱绻的双人舞。打开一直捆得紧紧的心,随梦一起跌进冬的世界,凌乱了一腔穿越时空的心事。

飘飘而来的风啊,你拂过了岁月斑驳的悄然与无奈、繁华与浮沉;也荡起我心海深处的阵阵涟漪,一圈、一圈、又一圈……

沿着另一条路回去,发现路面中央雕刻着禅宗的各式大手印。让人想起那个佛偈:一花一春秋,一叶一菩提。六祖慧能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其实,爱恨情愁都只是自己心中的结,是滚滚红尘中心恋的魔。就若平滑如镜的水面,本来什么也没有。可是因为日月星辰而丰富多彩起来。因为丰富而就有了奢求,又因为风雨雷电而变幻心情,心碎了又弥合,弥合了又再碎。

此情此景,我不由得曼声轻吟:“杨枝凝翠,远山含黛,清凤氲悱。唏嘘秋远冬近,举觞欲醉,遽忽潸泪。白鹭低眸垂首,恸枯草残蕊。问卧龙、如许寒凉,冷露长宵可心碎?浅愁且借诗词慰。叹今生、更被痴情累。广德寺静庙寂,影迤逦、荼蘼湖水。万种思量,经世轮回爱君无悔。聆佛籁、禅语囚魂。暮霭沉沉坠。”

冬季的古镇,弥漫着浓浓的禅意。冷冷的风吹拂着面面酒旗,一种说不出的神秘厚重感扑面而来。佛音幽幽,轻轻摇唤着沉醉紫陌红尘的凡人。曾经看过一本佛经,里面有讲到三十七道品、菩提道次第,修大彻大悟的法门中有“四念处”。四念就是:念身、念受、念心、念法。而念在我们的呼吸之间,佛说人的一念就有八万四千烦恼。一念就有八万四千烦恼啊,当然这烦恼不一定就是痛苦。

就如《红楼梦》中所言:无故寻愁觅恨罢了!所谓“无故”,就是没有原因的,“寻愁觅恨”一词也讲出了“愁”与“恨”的由来——那都是自己找的。

另有《西厢记》中的一句诗词也很有代表性: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呵呵,没得怨的了,就把东风也来怨一下,你为什么那么讨厌啊?你看你,把花都吹下来了。究其原因,是闲的。

不过,在龙凤古镇,这种感觉却是没有。心底除了宁静与惬意,更有别处没有的清静与禅意。清朝文华殿大学士张鹏翮有诗赞曰:“中川名胜古今传,清净无尘一洞天。灵山信有烟霞住,圣境能消俗累牵。莺巢绿树喧流水,风动飞花落舞筵。多少词人题不尽,高峰更有醒心泉。”

胡思乱想了不知多久,电话突然响起,一看,却是九爷。九爷是我极尊敬的一位师长,他是个作家,同时也是个商人,在龙凤古镇开了一家九爷客栈和老九酒庄。他曾多次邀请我到龙凤古镇玩,但我实在太宅,直至今天才成行。所以今天这趟龙凤古镇之行,其实也是“蓄谋”已久。

九爷在电话里催我们回酒庄吃午饭了。于是,挽着儿子的手,我很愉快地往回走……身旁有这嚒一个体贴懂事的小帅哥陪着可真美。

终于到了“老九酒庄”了。说是酒庄,其实是一家古色古香的饭店。几口巨大的酒缸置于厅堂之内,清一色的雕花大圆桌和椅子让人仿佛回到前朝。店里古朴的装饰,让我想起儿时回去过的乡下外婆家。那种来自骨子里的熟悉和亲切,远不是笔墨可以形容的。

人齐了,各式各样的菜品也排队“登场”。这些菜肴跟我们平时在酒楼吃的不太一样。都是一些家常的,以前乡下做酒席时才有菜品。有什嚒红苕丸子、煮玉米、疱汤等……还有许许多多我叫不出名字的菜式。

当然,这嚒多的好菜岂能无酒。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一种酒,叫“老九家酒”。此酒,非一般酒。是九爷自己买的高粱去小作坊酿的酒,醇正而酣甜。

面对这大一桌的“美味珍馐”,我不禁食指大动。每一种酒都品尝一下,每一盘菜都夹一筷子,这种日子真是惬意……

“盛宴”之后,九爷请我们去楼顶赏景。沏一壶美茶,围桌畅谈。时近黄昏,微风习习,整座古镇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雾霭中。依稀仿佛,古镇如一位睿智的长者站在我的面前,慈祥的面庞上那双深邃的眼睛静静地凝视着我,言也不言,就这样便让我的双眸一片朦胧……

咳,古镇的景,我的情。不管走到古镇的哪块地儿,都能让我想到他。兴许古镇于我来说,不仅仅是一处景致,恐怕更多时候,是能勾起我联想到爱情的地方……幽幽古镇,情话永传;蜿蜒情人路,一梦到千年!

 


 
   
  评论这张
 
阅读(836)| 评论(1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