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嬿郅

那年,雪倾城……

 
 
 

日志

 
 

【嬿郅原创】红尘中的净土  

2013-09-30 01:25:36|  分类: 嬿郅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嬿郅原创】红尘中的净土

文//嬿郅

一、红尘净土佛禅院

遂宁有着丰富的佛教文化。不管你是唯心的,还是唯物的,看见那巍峨的殿堂,高坐的大德高僧,倾听那虚无缥缈的梵音,一种肃穆的气氛就会让人不由自主地聚起仰慕的情怀。

说起佛学文化,让我想起在很早时候接触佛学的寺院——净业禅院。

净业禅院(原名爱道佛学社)创建于清未民初,位于四川省遂宁市商务区。开山祖师是中外著名高僧清福老和尚。1946年禅院成为川中地区最兴盛的十方尼众丛林。供有高六米,仿唐代画圣吴道子《观音像》雕刻的全乌木观音圣像,堪称一绝。禅院还有缅旬玉佛、舍利子等稀世珍贵文物。

多年前,我爱在闲暇时去庙里小坐,聆听比丘尼们喃喃诵经,我心也随缘而驻。寺里有一位年近八旬的老比丘尼,缁衣广袖,颇具仙风道骨。老师父很热情,每次见我过去,都会招手示意,与我天南海北几句。时间一长,这座寺庙于我,便犹如自家后院般熟捻。

老师父不是本地人,每次我问她从哪里来,她都会打着禅机说:“我自如来处来”。久了,一向无拘无束的我,仗着也读过几本经书,说话也喜欢和她语藏机锋。

佛学是可实践的哲学,佛法的哲理浩瀚而广阔,也是深邃莫测的,需要在虚空的清风中,百折不挠才能得来的心领神会。

一日我又问她:“师父从哪里来?”

她随口答到:“我自如来处来。”

“如来在何方?”

“在十万亿远佛土处。”

我莞尔一笑。

她愕然问我:“笑什么?”

我说:“笑你着相了。”

“那你说,我从何处来?”

我说:“如来不在十万亿佛土处,而是在三千大千世界每个善男信女心里,心有善念便是佛,即心即佛,师父你和我都是佛呢,所以你说从如来处来,我说你从你处来。”

老师父眼里满是惊讶和赞许的神色,双手合十向我说:“你不出家太可惜了。”我无语淡笑……

二、灵山圣水涤凡心

寺庙,是一方洁净的圣地。那是自然的纯朴与深邃,人世的天堂;也是伤痛之躯的庇护之所,为花木绿荫掩映的景仰梦成,心灵之露寻求依附之叶的地方。

寺庙是孤寂,清冷的。没有那么多尘世的喧嚣,没有那么多尔虞我诈。晨曦里的雾和黄昏里飘落的叶都是那么地安静。除了朗诵的佛经,声声的木鱼,便是晚来的钟声。这样的庙宇,清幽缥缈厚重,云高水黛,栖鸦疏落,却是安身的极佳地。

泉甘、寺古、景秘,状写的便是位于遂宁城东4公里处灵泉山中的千年古刹灵泉寺。它位于遂宁城东灵泉山,与广德寺隔涪江相望。灵泉寺依山递进,三大群体坐落掩映在密林之中。

顺着山门往里走,入目处一尊袒胸露腹哈哈大笑的弥勒佛。不知是笑天下可笑之事还是真的开心呢?呵呵,也许这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弥勒殿的四周还有风调雨顺四大天王与护法金刚韦陀。殿堂的师父敲响了佛磬,据说是通告佛祖保佑前来朝香的信众。

此刻悠扬的磬声,宛如挟着历史的回声,轻轻地扣击着我的心弦。拜佛参禅,本来就是极具雅趣的事,而我,身临佛境,想象着仓央嘉措的惆怅,联想起不负如来不负卿的美好,我的身子仿佛轻扬起来,要弥散在檀香氤氲的佛殿之中。

沿着台阶往上走,是气势恢宏的千龙璧。我没有细数究竟有没有一千条龙,但这千龙璧的每一条巨龙姿态各异。有的吞云吐雾,有的张牙舞爪,有的二龙抢宝……还有二十四孝图,一幅图一个故事。这些故事在教人行善的同时,也给人没得享受。一路走来,你不得不佩服遂宁石雕艺人的手艺,他们大多没有什么文化,都是靠祖辈手口相传下的这一门堪称绝技的雕刻艺术。

再往上便是紫竹林了,传说是观音菩萨修行的地方。如今这里落建了一间书屋,里面摆放着佛教的经书与图像。还有一间小小的茶馆,为口渴的游人提供暂时歇脚喝茶的地方。

灵泉寺清幽宜人,古往今来,吸引了不少文人名臣游寺揽胜,也留下很多珍贵的诗文墨宝,最著名的有苏东坡笔“七泉”。据说这泉是观音菩萨普渡众生、救难治病的圣水,其源头与南海普陀山一脉相通,所以永不干涸。泉眼周围湿漉漉的,上面挂着红色的布条……我好奇地伸手接了一捧水舔了舔,水凉丝丝的,感觉跟那冰镇的矿泉水差不多。老妈伸手给我了一巴掌,说不得对圣水无礼。我笑笑回答说“是”,心里想这水应该是优质矿泉水吧,但是不是通往南海普陀那可就不一定了。

连根树、三友树、三口井、观音柏、阴阳坟、观音阁…… 一路上,我们遇到了许多前来朝山的香客,他们从很远的地方过来,敲锣打鼓,端着鲜花水果与香盘。男女老少都是那么的虔诚,其实在我看来:一切的修行皆修心,人一定要有一颗善良的心。须知起心动念,一切因果皆因心而起,如果你的心念坏了,即使修行成功后有了大神通也是枉然。

抬头仰观是佛,他那么的平淡,穿衣、打坐都是那么的平常,没有故作姿态,不幻想,不乱来,也无丝毫的宗教色彩。所有这些皆为告诉我们一切修行的法门是顺其自然的善、护、念。何谓善心,就是要在自己的思想深处有一股善念。学佛的人若能念南无阿弥陀佛就能到达一心不乱的境地,这其实也只不过是修得善、护、念的最基础一个法门,而修行的目的也不外如此!

当人们在与天地万物融洽和睦的相处中,将自然界的一草一木和禅相结合,便会于自然恬静安详的美景中流露出浓浓的禅机禅趣。当心境至返璞归真的化境之时,即便是清风徐徐、浮云游动,亦能传达出天空或悲或喜的复杂心情。

漫步灵泉山的松林,听着松针簌簌落地的声音,心不由清净地远离尘嚣。就这么聆听着秋虫的鸣叫静立于月下松林,无忧、无惧、无悲、无喜……

三、寺庙深深藏禅诗

中国古典文学中,与禅结合得最紧密且取得成就最大的艺术门类首推诗歌。禅与诗长期的水乳交融地浸染,一种新兴的诗歌体裁应运而生,那就是禅诗。

禅诗可谓中国古典诗词中独秀一支的奇葩,古代的许多文人墨客毕生致力于禅诗的摸索和完善,为禅诗的大放异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谢灵运、孟浩然、王维、白居易、苏轼等,都有脍炙人口的禅诗问世,在祖国丰厚的文化遗产中占有一席之地。

而灵泉寺作为川中名刹,怎么会少得了文人墨客的足迹,贾岛、陈子昂、席书、吕潜、张鹏翮等名人都曾为灵泉寺留下诗文。那首“泉泉泉泉泉泉泉,古往今来不记年。玉斧劈开圣地髓,金钩钓出老龙涎。”便是其中翘楚。

苏轼乃眉州眉山人,生于宋仁宗景佑三年,卒于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他一生宦海沉浮、壮志难展,屡屡遭到贬谪流放。苏轼曾自言前生是僧人,他广泛的结交名僧,其中最著名的便是佛印。苏轼与佛印经常妙语连珠,语带机锋,历史上留下他俩诸多的传说与故事。

与其他禅诗相比, 苏东坡的禅诗作品更注重理性的思辨,不是一味表达唯心主义的禅旨禅意。他凭借自己柔软敏锐的触角和通透深刻的理解力,对形而上学的认知发出这样的疑问:“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

苏东坡是一个时代的骄傲,也是禅诗领域的先驱。“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或许只有真正领悟禅意的哲人,才会有这种睿智清澈的眼神吧?

古意盎然的寺院后山传来木鱼阵阵,素日喜欢古典文学的我不由得诗兴大发,邯郸学步般吟哦起来:“亘古青莲碧落藏,杨枝甘露化琼浆。娉婷倩女菩提梦,婀娜婵娟钿黛妆。极乐西方聆梵语,红尘紫陌断柔肠。君言暂负千年痛,一缕梅魂万载殇。”也许佛本来就是世间最为多情的人吧,所以才那么爱世人,也才会发下度尽天下苦难之人的宏愿。一念至此,些许了悟。连吟一绝:“星月无踪人不眠,凄风苦雨澹云烟。心无挂碍情如梦,佛度青莲离紫阡。”

遂宁浓厚的佛教文化与地理环境,使得遂宁佛历上出现了清福和尚这样的诗僧。清福的一生以弘场佛法为己任,在他潜心修行期间。天地万物赐予他的感触和顿悟,又被他慷慨无私的回馈给自然界。 他的《五台颂》,表现出超然物外、湛然静观的理智和洒脱:“……东台高,景廓寥,春无野杏并山桃。三十八万峰峦险,无处可歇行脚劳。南台寂,人烟稀,中有清泉流不竭。始自根头至顶头,计里高逾三十七。……朝五台,真快哉,不辞辛苦年年来。感应随机或相遇,百千万劫总消灾……”

 清福的可贵在于他道心坚定、自在随缘,他在七十寿辰时挥毫:“牡丹昨夜翠色开,无情闻法幻身来。念佛念到无生忍,花雨缤纷遍九垓。”这位以弘场佛法为己任的高僧,也许不会预料到自己无牵无挂逍遥来去的身影,已经象湖面上随波飘荡的不系扁舟,轻盈自如的在后世子孙的眼前来回穿梭。

在广德灵泉的后山吟着诗僧止翁的《无弦琴》:“月作金徽风作弦,清音不在指端传。有时弹罢无生曲,露滴松梢鹤未眠。”,心下一片宁静。置身神秘幽静的灵泉胜境,踏访仙踪,聆听梵乐,顿生向善求美之心,忘却种种红尘杂念。清朝文华殿大学士张鹏翮有诗赞曰:“中川名胜古今传,清净无尘一洞天。灵山信有烟霞住,圣境能消俗累牵。莺巢绿树喧流水,风动飞花落舞筵。多少词人题不尽,高峰更有醒心泉。”

眼前,山幽林茂,灵泉古道人头簇拥,摩肩接踵;寺内檀香氤氲,禅音袅袅;一抹黄墙,衬托出“妙相庄严”的庙阙。寺外的人群不期而至,都奔着在这儿亲聆发人幽思的佛籁钟磬。香烛点点,信香缕缕,眼前的一切如梦似幻;恍若隔世,却又近在眼前;佛籁在耳,钟声在即。遐想和企盼,使我怦然心动。“当……当……当……”悠远的钟声划破夜空,撞击着我们的耳膜,振颤着我们的心房,寺庙僧人的晚课也开始了!哦,该下山回家了。

此刻竟觉,城市的喧嚣也伴着僧人们的诵经声渐渐远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79)| 评论(1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